浅言

来自孤独星的中二喵喵

说不出口

第一章:人生若只如初见
第一节
         七月, 上海  ,希尔顿酒店,顾锦溪穿着式样简单的晚礼服,站在靠窗的角落,淡漠的微笑清浅地挂在嘴角,不染一丝喜怒。她知道,他在,因为这是大学同学的聚会,也不是全部,只是当年的学霸精英圈,自然如今都成就斐然,她前两年不在国内,但从朋友那里知道,他每年的这个时候,是一定出席的。那么今晚呢?他应该是还没有来的,以她多年的习惯总能在人海中第一眼找到他,那么多年从未变过。她晃了晃手里的champagne,扯出了一个自嘲的冷笑。这时iPhone经典铃声响起,她下意识的去找手机,她boss电话,她划开手机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喂,林总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在哪?”
        她顿了一下 , “Hilton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去找你。”林煜宸随即挂断了电话。
        她无奈,这剥削人的资本家,这么晚了,应该不会有什么高智商的任务吧?至少现在以她这个醉酒的脑袋,是不能为他创造财富了,她不怎么喝酒,是因为她一杯倒的称号可不是白叫的,这些年林煜宸很少让她一起应酬也是这个原因,老同学在,她不沾一点总是不好。
         她和几个故交道了别后,便去了酒店门口,门廊处夏风清凉,吹散了些许酒意。许是恰巧不堵,林煜宸没花多长时间就来了,她笑着拉开车门,钻进了后座,她在他面前向来是不拘谨的。
       “嗨,这么晚,有事?”她打开车窗。
      “也没事,知道你晚上肯定要喝酒,怕你回家不安全。”林煜宸看了她一眼,知她已是醉得不轻,就她那酒量啊。
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知道?肯定是我妈说的,没事呀,她就是不放心,你怎么也是。你难道不陪你的天使吗?”她笑着调侃。
      “哪有什么天使啊?别胡说。后座上我放的有水,喝点吧醉猫。”林煜宸启动了车,看了眼后视镜,像是有人在往酒店走,职业习惯,他觉得车后的人身份不菲,而且不很眼熟。他没在意,带着顾锦溪往汤臣一品走。顾爸爸送给顾锦溪的最后一件生日礼物在紫园八号,佘山南麓,四面环水,2003年时以1.3亿元买入,接着,爸妈离婚,家产分割,再然后,父亲带着所谓小妈去了美国,所以她从未走进,美国留学回国工作,便在汤臣一品D栋租了套公寓房,说是能看到浦江夜景,但她回家时往往已经疲惫之至,很少去阳台欣赏魔都的霓虹灯影,从小到大,和父母一起的时光不多,这些纸醉金迷倒是见得不少。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