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言

来自孤独星的中二喵喵

说不出口

第四节

        顾锦溪把签好的文件交给助理,拎上包和林煜宸一起走,资本家已经准备好她的晚礼服,Armani的高定,礼服样式偏于简约,白色的剪裁干练大方。不出他所料,她确实惊了一下。

       “咦,这礼服,不符合林总的审美啊,我可看你那些花边新闻上的美女嫩模们,个个都打扮得花枝招展,我都做好了随你折腾的准备了,这么看来,今儿还有相当正式的见面?”她刚想调侃他几句,转念一想,这么职业且简洁,还真有大人物驾到?最近沪上的圈子里也没什么动静啊。

        “聪明,给,换了衣服到车上看看,泰华的总裁,将来是要继承佟总家业的,年少有为啊。”他说着递给她一份资料。“还有啊,你这么关心我?天天见还不够,连花边新闻都关注?不错啊,有进步。”

        “去你的,贫嘴,怎么不早说,又要打无准备之战?你玩我呢,早知道我不换衣服直接走就行。”

        “那不一样,我的…人一定要艳压全场的,知道你不喜欢艳点的颜色,白色勉勉强强能过关吧?”他笑着揶揄她,故意说的意味深刻。

        顾锦溪熟练地翻个白眼,她完全有理由怀疑他故意省略了“女”字,不重要,她安慰自己,他随意。接着下一秒她推着他出了房门,又砰得一声把他关在了门外。

        她利落地理好裙子,踩上了他选好的高跟鞋,犹豫了一下,推门出去,果不其然,那厮又自己钻了进来,等在更衣室外面。

       “怎么样?”她笑得明丽。

       “好了走吧,我亲爱的顾总,去见个客户而已,你穿那么好看,好像有点掩盖主题了”她的美,在于气质,自小顾夫人的淑女教育,虽不是恪守礼节足不出户,却养出了她安静淡然的性格和端庄雅致的风情。他的眼光,向来不错的,那些花边女郎,都是逢场作戏而已。

        她边向车边走边打开文件夹,林煜宸很配合地替她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,然后娴熟地帮她系上安全带,动作行云流水,毕竟这么多年,基本的默契感还是有的。文件前面主要介绍了泰华的基本业务,原先是在京都一带,如今到了上海滩发展,主要内容是酒店,房地产,辅助业务是家电。这么看来,林家倒还不要紧,她家可是面临劲敌啊。她扬了扬眉,继续看下去,泰华现任董事长,佟安歌。执行总裁,佟铭煊!!她幽幽地望了他一眼,“我现在跑的话,算不算逃兵?”

        他听完啪的一声锁上了车门,“好了,想跳车?那可不成,既然来了,哪有不见的道理。”

        她叹了口气:“既来之,则安之,总是逃不过。”

        听她叹气,他终究是不忍的,他知道,她惯于逃避关于那个人的事,但他还是不想,她这样,带着对别的男人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,做了他林家的媳妇,她会嫁的,因为她不会不听顾家妈妈的话。他不是成心逼她,只是她总是要嫁人的,那么,如果不想遇人不淑,又要嫁的门当户对,他是最好的选择,至少是在目前看来。再说,他也有私心,毕竟从一见面就有好感,那么多年,岂有追不上之理? 

        “为何要逃?你堂堂正正,就算曾经有什么,那也都过去了。再说,顾锦溪何时这么没有底气,记住,喜欢一个人不代表一定要让自己在对方面前那么卑微,你们应该是平等的。顾家和我,一直会在你身后。”他不再是刚才调笑的语气,一本正经,字正方圆。

         她笑了,在等红灯时拉住了他的手,他的掌心温暖干燥,一如他的话,让人心安。佟铭煊回来了,那又怎样?她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和林煜宸结婚?这样,两家人都皆大欢喜,以顾家的实力,他不会也不敢对她不好,她也未必不会再爱。

        “那你是准备一直等下去吗,林总?”她敛了心绪,眼眸望向他,眸光似水清越。

        所以呢?林煜宸一懵,假装镇定的握紧了方向盘,目不斜视。

       “哎,我说,呆瓜,我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啊,机会就这一次,你随意。”他一不聋二不傻,她说的挺明白了啊,没听懂?

       “所以,你要换个身份?比如说我的女友。”

       “更进一步?”

       “what?顾锦溪你没傻吧?你这么逗我可不好。”

       “谁逗你,我没那闲心,我觉得从顾小姐到林夫人挺不错的,反正。。哎,你不同意算了,求婚这事我可是第一次,错过没了。”她索性将脸转向一边,她都这么大言不惭了,再说下去就真恼羞成怒了,她也不是没脾气诶,妈妈高兴就行了,她最近身体不好,这也算是个喜事吧。她只是不想给自己留后路,结婚也好,他和她都该断了念想。

        “顾锦溪,这种事在车上说不好吧,我可不想还没从幸福中走出来下一秒就成了车祸现场。那么,我亲爱的未婚妻,现在我们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,等会儿可别丢我人。”他心知,在这种时刻,她赌气的成分更大一点吧,他顺水推舟给她一个台阶下,结婚,再说吧,等她回去好好想想,万一婚礼上悔婚,他林家的脸面往哪放?她当年连她妈妈都可以忤逆,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下。

        “放心。”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