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言

来自孤独星的中二喵喵

随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昨天——风景
        佛在的地方即拉萨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        我曾无数次寻找,无数次幻想,那片远离祖国腹地的净土。她的美,无与伦比,她是神秘,是圣洁,是最崇高的信仰,是无可亵渎的,一株雪莲,是我最初的梦与回忆。
        百闻, 终不如一见。
       拉萨略带清凉的晚风吹散了旅途的奔波,这时已是迟暮,最后的光芒笼罩着远山,还有高处的布达拉宫。
       次日便去了大昭寺,我虽不精通于佛教,也对此无多兴趣,也不禁沉浸于寺庙天然的肃穆沉静,对那些或怒目,或微笑,或沉思的佛像生了几分敬意。耳畔传来喇嘛于角落处独坐诵经的音韵,低声呢喃,如同遥远的呼唤,于佛前梵唱,至真至诚,带着缓缓的安稳。他蓦地抬头,眸光似水清越,无一丝波澜,包容万物苍生,在人来人往中自有一份端然。再出殿门已是正午,阳光直直的打在金色的殿顶,霎时间光芒万丈,似佛光,转瞬即逝。
        对于我,布达拉宫只存在于文字或图画,带着未知的谜题,而当她真正出现在我的眼前,我深深惊艳于她的美和庄严,她处在俯视众生的高度,如雪域之明珠,千百年来守护着这座城,庇佑着祖国边疆。一步一个台阶,带着虔诚,有佛在心,一步一步皆是修行。我可以暂时抛却俗尘杂念,一身轻松。时光似从缓步慢行中悄然流逝,岁岁年年,皆是如此。不吵不嚷,不争不抢,不计得失,不念过往,一切随心,多好。
        一场漫长的修行,终是登顶,见到布达拉宫的真颜。向远处眺望,街边磕长头的人自是显眼,他们就这样,不停歇地叩拜,换得内心的澄净安宁,经幡随风飘动,送来一片吉祥喜庆,扎西德勒。
       跨入正殿,佛前的盏盏酥油灯,似一片明灭可见的灯火。殿内壁上,是一幅幅唐卡,记载着历史的悲欢离合,是非成败。藏香氤氲,不似檀香清雅寡淡,如火般浓烈却又能勾起人内心深处的安宁与禅意。弯弯绕绕,终于到了仓央嘉措的寝殿。他应是情诗之王,却错成了雪域之王;他应活在诗里画中,却唯独不该掉进了这尘世。我久久伫立在殿角,遥想那个有他的时代。再次安静的从顶端走下,再回首,布达拉宫微笑着,似是千千万万年。
       早已听闻纳木错湖的风华绝代,特意前往,也算不虚此行。她静静安卧于念青唐古拉山的怀抱,无声陪伴着终年不化的积雪,碧色湖水,蓝天白云,相映成景。时有鸥鸟徘徊在湖边,掠起几朵水花。纳木错之景,天晴最佳,天阴则寡,果然,午后的阳光似千束金线钻入水底,在湖面幻化成或浓或淡的光影,似藏族少女的明眸,明丽,澄澈,深邃。游鱼穿梭其间,“俶尔远逝,往来翕忽,似与游者相乐”,如此山水,怕是此地万物也具有灵性了。远处一位藏族老牧民伴着牦牛,盘膝坐于湖畔,午后阳光似水倾泻,晕染出他眼角眉梢流溢的岁月与安然。
         离开时又是傍晚。暮色里,布达拉宫静静地注视着拉萨城,披着微光,安静祥和,似是沧桑千年的神祇,于无言中默默守候。再见,我的昨天,再见,拉萨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