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言

来自孤独星的中二喵喵

题记:若时光可以重来,我定爱你不改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去
      春风拂过窗外的柳梢,阳光懒懒地洒在窗台,扫去满室阴霾。她笑着将点心递给他,他却不伸手接,笑着逗他,说:“你喂我。”她微嗔:你怎么像个小孩子似的,你要不要,不要我拿走了。”他伸手将点心接过,放进嘴里,甜,久久弥散。茶香袅袅,微涩,但仍压不过那满室甜腻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夏至
       夏天的天气如同调皮的小孩,时哭时笑,捉摸不定。窗外,暴雨倾盆,而室内的气氛也如这夏雨,闷热的让人烦躁。门外传来些许声响,若凝神细听,便会有细碎的争吵声传入耳畔。他正凝视着她,等待她的抉择。她低声说了句什么,转身决绝离开。他微怔,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出神,最终只能萧然离去。人走,茶微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秋来
        秋风袭卷着片片枯黄的落叶,带了些秋天独有的瑟瑟凉意。细雨绵绵,她一向粗心,不会注意这雨的,他想。于是她的门前便多了一把伞,而她似乎急急赴约,未曾注意。她裹紧了衣服站在风中,终于,车来了,一个陌生男人下车,替她拉开了车门,她笑着上车,一如曾经对他那般明媚,却莫名有些刻意的刺眼。她乘上车绝尘而去,没有看见的是他默默离去的背影,冷风中他的胳臂上挂着她的一件外衣,衣角随风飘荡,不经意间便挣开了他的束缚,如风筝般远去。那茶,依旧在那个角落,只是,不再氤氲着淡淡茶香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冬去
         雪无声的下,然而雪地上不再有他们并肩走过的脚印。陌上花不开,伊人未归来。后来,她嫁给了那个男人,再后来,他娶了一个江南女子,纵然柔情似水,却不如她娇俏可爱。他痴情,亦薄情。她已嫁,他已娶。他们,似乎再无交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归
          又是春天,春光明媚,一如那年。他们,在这座小城相遇。岁月的洗礼下,她早已不复往年的娇憨可爱,平添了几分优雅知性。他也已不复当年青春潇洒,时光染白了他的发。他不幸福,她亦不幸福,这些年,没有她的日子,他少了几多笑容?数不清,剪不断。他依然爱她,但这爱,已无言。只是因为,他虽丧妻,她却仍为人妇。他不想让他的爱成为她婚姻的烦扰。他只想,默默爱她。
     爱,与无声处,蓦然绽放【终】

后记:
     若干年后,他的葬礼,一个女人浑身缟素,哭得像个孩子
     既然爱,何必当初。

评论